蒙曼:劳动号子的“真”最打动人


?

作为《劳动号子》

孟曼的文化嘉宾:劳工一号的“真实”是最感人的一个

羊城晚报记者艾秀玉

一个大型原创音乐文化节目《劳动号子》在广东卫视每周五晚上9: 10流行。除了邀请王宏伟、戴玉强、陈思思、霍尊、萨顶顶、刘丽阳六位歌手成为“时代第一”,节目还邀请文史学者孟曼、作曲家张千一等成为时代欣赏者,为观众解读每一位劳动第一背后的文化故事。

最近,孟曼接受了广州媒体的采访。她说她接受了项目组的邀请,因为她看到项目列表中包含了《黄河船夫曲》,这是她从小就知道和喜爱的。“劳动”是我们这一代人可以谈论的话题,所以我想表达我对《劳动号子》中关于“劳动”部分的理解

因为《黄河船夫曲》参加了节目

孟曼说,当舞台上响起各种小号的旋律时,他会有哼唱的冲动:“这是歌曲和艺术的驱动力。它真的能让我们想起几代人多年来的劳动和斗争。”

羊城晚报:参加《劳动号子》需要做特殊作业吗?还是只是小菜一碟?

孟曼:我非常小心地做了准备。每首歌都有自己的背景。例如,当我听到鄂州的号角时,我在想鄂州在历史上的地位。那个地方当时有什么样的情感?我一直在从我的专业角度思考这些歌曲的背景。

羊城晚报:作为该节目的嘉宾,你主要评论哪些方面?

孟曼:我很少评论歌手。我主要谈论歌曲本身。它是在什么背景下产生的?包括它的地理背景和历史背景,以及这首歌所包含的情感和内涵,它今天能与我们交流吗?至于音乐内容,其他音乐专家会对此进行评论。

好的旋律可以“经常唱,经常更新”。

孟曼认为,虽然年轻一代的歌手与大多数小号创作和描绘的时代相距甚远,但她相信年轻人会找到自己的感觉:“也许你也可以在一个大城市的写作室里找到面朝黄土的感觉。没有必要恢复一切,但类似的感觉也可以实现。”

羊城晚报:你认为年轻观众会喜欢这些有年龄感的歌曲吗?

孟曼:我想每个人都应该喜欢它,因为我们一直在工作,并通过工作改变我们的生活。工作形式可能在改变,但工作精神没有改变。我们都相信工作能创造幸福。在这一点上,我认为走在前列的广东人很早就有这种经历。

羊城晚报:你认为资深歌手在舞台上的表演会比年轻歌手给你留下更深刻的印象吗?

孟曼:不一定。有时候年轻歌手有他新的表达能力。我认为真正好的旋律应该永远是新的。演绎的过程就是重新发现和理解这首歌的过程。当然,有些诠释会更符合我的感受,但每个人的诠释和理解都丰富了这首歌的内涵。

劳动号子可以“放置灵魂”

孟曼承认不同时代的人不能完全同情同一首歌。她希望通过自己的解释,劳动号子和年轻观众之间的距离可以缩短:“时代是有距离的,但是如果每个人一起理解过去的情况,他们会找到更近的感觉。这也可能是项目团队邀请我来的原因。”

羊城晚报:一些带有诗意和抒情曲调的流行歌曲已经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然而,许多歌词简单的歌曲可以流传多年,成为经典。你如何解释这种情况?

孟曼:有些歌就像看蓝天,有些歌就像踩在黄土上。我认为军号是一首能给人“黄土”感觉的歌曲。你会发现它非常有活力和强大。这也是一个你可以放置灵魂的地方。

人们不能只仰望天空,他们还需要脚踏实地。郝子是劳动人民创造的。这一定是最真诚的感觉。我认为这个“真理”是具有穿透力并能打动人的东西。

羊城晚报:你给年轻人什么建议?

-